摩萨德与黑九月(1)

时间:2021-05-25 03:03:04 来源:云破天开点击:

导读: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 摩萨德与黑九月(1)"的内容介绍。

1972年7月,六名巴勒斯坦青年准备好了为他们那个只存在于地图上的祖国献出生命。

他们先是在位于黎巴嫩南部的一个训练营中学会了使用枪支和炸药,然后又被送到利比亚沙漠中接受更加专业的军事训练。

这六名年轻人完全不清楚自己将要执行的是一次什么样的任务。这是绝对的机密。不过他们也并不在乎,只要能够对以色列人进行报复,他们什么都愿意做。

如果说这六个人之间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他们都是在位于黎巴嫩南部的难民营中长大的。这并不是巧合,因为任务的策划者是特意这样进行挑选的。

在输掉了1948-1949年与以色列的战争后,有70万巴勒斯坦人成为了难民,这差不多占了这个民族人口总数的三分之二。很多失去家园的巴勒斯坦人被迫生活在位于约旦河西岸、叙利亚、黎巴嫩和加沙地带的难民营里。

一开始,很多人认为几个月后他们就能够回到故土,重新拿回属于自己的土地和房屋。但残酷的现实是,一直到整整五代人之后,他们中的很多人还将继续生活在这些污水横流、令人绝望的难民营里。

这六名从小在难民营长大的年轻人从未踏足过他们的故土。他们只从父辈的口中听说过那里的景色有多么美丽、瓜果有多么香甜。在被驱离故土后,他们的人生就被困在拥挤、肮脏、看不到任何未来的难民营里。这让他们自幼就对以色列人充满了深深的恨意。

1972年8月底,他们中的三个人乘坐民航班机从利比亚飞到了罗马,然后坐火车抵达了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另外三个人则经由贝尔格莱德抵达了慕尼黑。他们住进了一家小旅馆里。仍然没有人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

在9月4日晚上,这六名巴勒斯坦人来到了慕尼黑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餐馆里。在这里,他们终于见到了两名负责指挥这次行动的干部。

两名干部告诉他们,任务将在几个小时后开始。在慕尼黑正在进行的是第二十届奥运会,他们八个人将要潜入奥运村,绑架所有的以色列运动员。

行动中的一切细节早在几个月之前就制定好了。每个人都被详细告知了他在行动中的职责和角色。在这之后,六名年轻人就返回旅馆做最后的准备去了。他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激动不已,充满了伟大的使命感。

即将参加这次恐怖袭击的八个人事实上都来自于一个叫做法塔赫的组织。这是一个由阿拉法特在1959年创建、坚持用武力与以色列进行斗争的组织。但阿拉法特后来发现,如果想要获得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援的话,那么有一些事情是不能做的:诸如绑架、暗杀、劫持飞机之类的恐怖活动。

于是,阿拉法特在法塔赫内部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专门用来执行各种法塔赫不方便出面去做的恐怖袭击。指挥这个秘密组织的全部是法塔赫内部的高级领导层,但没有一个人会承认这个组织跟法塔赫有任何的关联。这个秘密组织的名称是黑九月。

在几个小时之后,八名恐怖分子即将以这个组织的名义对奥运村发起袭击。

在这之前,黑九月已经对以色列发起过几次恐怖袭击,但并不是每一次都取得了成功。

1972年5月8日,四名来自黑九月的恐怖分子劫持了一架由维也纳飞往特拉维夫的航班。当飞机降落在特拉维夫的罗德机场后,恐怖分子们要求以色列政府释放315名巴勒斯坦囚犯,否则他们将把整架飞机炸毁。

以色列政府立刻派人破坏了飞机的起落架,以防这架飞机再次起飞。之后,谈判专家开始和恐怖分子关于释放囚犯的细节进行谈判。

就在谈判专家与恐怖分子进行讨价还价的时候,以色列的专业反恐部队Sayeret Matkal正在另外一架波音707上反复进行夺机训练。谈判专家只是在跟恐怖分子拖延时间而已——这是当然的事情,因为以色列政府不会和恐怖分子做任何交易。

经过反复练习之后,反恐小队已经可以做到在90秒攻入飞机并控制里面所有的人。在飞机落地24小时后,16名反恐队员身着机械工制服来到了飞机下,声称要修好飞机被破坏的起落架。这16名队员中包括两位未来的以色列总理——巴拉克和内塔尼亚胡。

后面发生的事情跟演习一模一样。队员们在90秒内攻入飞机,击毙了两名恐怖分子,活捉了另外两名。整个过程中只有一名人质死亡。

这次失败的劫机事件让黑九月的负责人丢尽了脸。他们决心策划一次影响力更大的恐怖袭击来提升士气。他们要让全世界知道,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以色列人是如何压迫巴勒斯坦人的。这世界上没有比奥林匹克运动会更好的舞台了。

9月5日凌晨4点,八名恐怖分子来到了奥运村的围墙外。他们身穿运动服,手中拎着宽大的运动包,里面装着AK47突击步枪和手雷。

指挥这次行动的是三十五岁的伊萨,他有两个兄弟此刻正被关押在以色列的监狱里。伊萨曾经在德国居住过五年,可以讲一口流利的德语。为了这次行动,他一早就在奥运村里找了一份工作,因此对这里的布局了如指掌。他和同伴来到了编号为25A的大门旁。大门在这个时间已经关上了,不过他之前曾多次看见过喝酒到深夜的运动员们从这里翻进去。就在八名恐怖分子准备翻进去的时候,一伙喝得醉醺醺的美国运动员也来到了大门外。美国人把恐怖分子当成了某个国家的运动员。这两群人相互帮忙翻过了围墙,然后友好地道了别。

伊萨带着另外七个人熟练地穿过奥运村内的道路,向以色列队员居住的宿舍楼奔去。即使在黑夜中伊萨也能毫不费力地找到这栋建筑。一共有21名以色列人住在这栋建筑的六个房间里。

凌晨4:30分,恐怖分子们用提前配好的钥匙悄悄地打开了宿舍楼的大门。

一名以色列摔跤教练听到了奇怪的声响,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他一打开房间门,就看到了三名恐怖分子和黑洞洞的枪口。他马上死死地抵住房间门,大声叫自己的同伴逃命。10秒钟后,房门被撞开了。在这10秒钟里,有一名举重教练及时地跳窗逃走了。恐怖分子朝着他的背影开了几枪,但没有击中。剩下的人则被劫持为人质。

在另一个房间里,伊萨碰到了一名用水果刀反抗的以色列人。另一名恐怖分子对准以色列人的头开了一枪。这名以色列人痛苦地倒在了地上,他的脸被7.62毫米口径的子弹削去了一小半,鲜血喷射出来,在地板上流淌。

恐怖分子继续扫荡下一个房间,然后把所有的人质都集中在一起。一名以色列人突然试图从一名恐怖分子手里夺过突击步枪,但被一连串子弹射穿了胸膛。

连续的枪击声惊醒了宿舍楼内的人们,大家都惊慌失措地逃离了这栋建筑。有人跑到其他楼里打电话报了警。

最后,恐怖分子劫持了九名以色列人作为人质,另有两人被当场打死。到现在为止,一切都是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的。这时是凌晨4:50分。

慕尼黑的警察总局长是在早上5:00整接到电话的。他立刻命令手下把奥运村封锁起来,接着打了一个电话给巴伐利亚州的内务部长。一个接一个地,德国政府和以色列政府中最有权势的人纷纷被电话从床上叫了起来。

巴伐利亚州的内务部长打了电话给德国联邦政府的内务部长,后者又打给了德国外交部长。德国外交部长在接到电话后立即打给了以色列驻西德大使。早上5:40分,以色列总理梅厄被她的秘书叫醒了。

就在两国政府官员忙作一团时,奥运村中这栋被警方封锁的宿舍楼窗口中丢出了两张纸条,上面写着恐怖分子的要求。为了表明他们是认真的,伊萨亲自把一具以色列人的尸体扛到宿舍楼大门外,丢在了地上。

纸条上写着的要求清晰明了:以色列政府必须释放关押在监狱中的234名囚犯;西德政府也必须释放关押在他们监狱中的两名囚犯。如果这个要求无法得到满足,恐怖分子将杀死他们手中的所有人质。满足这些要求的最后期限是当天早上9:00整。

在得知纸条上的内容后,西德外交部开始疯狂地给以色列政府的联络人打电话。

被警察封锁起来的宿舍楼
一名戴着头套的恐怖分子在阳台上

早上7:15分,巴伐利亚州的高级官员们抵达了现场,并成立了一个危机委员会。在这个时候,住在奥运村里的人们都得知了人质劫持事件。世界各大媒体并不需要为这个突发新闻额外派出记者,因为他们本来就有人数众多、装备齐全的记者在这里为奥运会做报道。很快,大批的记者聚集在了一起,无数的镜头都对准了这栋被警方封锁起来的建筑。以色列运动员被恐怖分子绑架的新闻被记者们用各种语言传送回了本国的电视台和广播电台。

片刻之后,西德政府收到了以色列政府对于恐怖分子要求的回复。回复的内容非常简短:以色列政府不会与恐怖分子做任何形式的交易。

德国官员们绝望地发现,以色列政府几乎和恐怖分子一样冷酷无情。

到了早上8:45分,也就是距离恐怖分子下达的最后期限还有15分钟的时候,德国人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起人质劫持事件。最后,他们决定唯一的选择就是请求恐怖分子把最后期限延长几个小时。

德国人找来了国际奥委会中的一名埃及代表前去跟伊萨谈判。他们认为这些巴勒斯坦恐怖分子也许更容易被同样讲阿拉伯语的埃及人说服。

埃及代表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宿舍楼外,与伊萨进行了交谈。他告诉对方,德国政府和以色列政府正在考虑他们的要求,但是安排这些囚犯的释放需要时间。伊萨爽快地同意把最后期限延长三个小时到中午12:00整。也许,他们最早提出的9:00的期限的本来就是为了给两国政府更大的压力而已。

当时站在埃及代表身旁的一名德国警察在事后说,他曾经考虑过趁伊萨不注意时把他按倒在地上。但在伊萨冲他晃了晃手中的手雷后,他便立刻放弃了这个想法。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德国人又派出了数名官员前去说服或者说恳求伊萨释放所有的人质,西德政府将提供不设上限的赎金并保证所有人的安全。

但伊萨不为所动。他告诉德国人,在这种场合下提钱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德国人在跟恐怖分子进行谈判
闻讯赶到奥运村来围观的人群

德国人只好又转过头来恳求以色列政府。他们说,西德政府已经打算同意恐怖分子的要求,希望以色列政府也可以做同样的决定,以换取人质的安全。

11:15分,德国人收到了以色列政府的最终回复:以色列政府不会同意恐怖分子的要求。在谈判过程中,德国人可以随意欺骗恐怖分子。但到最后,他们不要指望这234名囚犯中的任何一人被释放。

以色列政府其实并不像德国人所想象的那样冷酷无情。他们只是坚持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这次恐怖事件。Sayeret Matkal的反恐队员们被命令在机场待命。他们准备好了一切武器装备,只要德国方面批准就可以立刻飞往慕尼黑,用武力解决这件事情。他们就是四个月前从恐怖分子手里夺下飞机的那一群人。

德国人永远也不会同意这些来自以色列的反恐精英入境,尽管他们自己并没有这样专业的反恐部队。这不仅仅涉及到法律层面上的问题,更为重要的是,这关乎德国人的脸面。

绝望的德国人这时才意识到,他们也许要用武力才能解决这件事情。但他们需要时间进行准备。于是他们的代表又一次来到宿舍楼外,请求伊萨把最后期限再往后延几个小时。

这一次,伊萨没有之前那么痛快了。在跟同伴进行了简短的商讨之后,他同意把最后期限延迟到下午13:00整。之后,伊萨礼貌地补充说,如果他的要求在这个时间还无法被满足的话,他会枪杀两名人质。处决的地点就在大楼外,在众多记者们的镜头前。他要让全世界都看见这一幕。

德国人被吓坏了,他们急忙找到了现场级别最高的两位官员,也就是西德内务部长和巴伐利亚内务部长,让他们去说服伊萨。

在这里,德国人犯下了一个错误。因为在与恐怖分子的谈判中,有经验的人通常只会派出级别较低的人前去与对方直接交流。这样他才可以用“我需要向上级报告”、“上司还没有批准”等理由来拖延时间。

幸运的是,伊萨相信了两位德国官员的说辞。他以为以色列政府真的在安排囚犯的释放。于是,他把最后期限延迟到了15:00整。

就这样,德国人有了宝贵的三个小时来准备他们的突击行动。

在所有的人质解救行动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搞清楚恐怖分子的人数,以及他们所持有的武器类型。知道了这些,反恐队员们才能制定出合理的行动方案。但德国人现在对此一无所知。

在四个月前的劫机事件中,以色列谈判专家跟恐怖分子说,以色列政府不相信他们手里真的有足够的炸药把飞机炸飞。要想让以色列政府放人的话,他们必须得先证明手里的炸药是真货。于是恐怖分子让这架飞机的机长把一小块炸药样本拿给以色列人看。机长趁这个机会把恐怖分子的人数、位置和武器通通告诉了以色列人。

德国人也在努力寻找这样一个机会。下午14:00时,他们等来了第一个机会。伊萨要求德国人给他们送一些食物,但他只是笼统地要求“至少够二十个人吃的食物”。事实上,由于担心警方下毒,这些专业的恐怖分子都自己准备了食物。他们要的食物是给人质吃的。

德国人特意把食物放进四个难以搬运的大箱子里,希望恐怖分子可以允许两名假扮成厨师的警察把箱子搬到楼里。这样他们可以借机搞清楚恐怖分子到底有几个人。但伊萨根本没搭理他们,他自己分四次把箱子搬进了宿舍楼。

西德并没有像以色列的Sayeret Matkal这样的专业反恐部队,所以解救行动将会由慕尼黑警方来完成。到了15:00时,慕尼黑警方还是没能制定出一个强攻方案来。德国人只好又请来了突尼斯驻西德大使,让他去说服恐怖分子。

突尼斯大使在德国官员的陪同下来到宿舍楼外。他跟伊萨说,以色列政府还在整理囚犯的文件。他希望伊萨和他的同伴能够再多等几个小时。

这一次,伊萨沉默了很久。他知道自己被骗了。以色列政府根本不会放人。他开始回忆行动开始前黑九月的负责人给他下达的指示。

这次行动的首要目标是吸引全世界的目光,让世人知道巴勒斯坦人的所遭受到的压迫和不公。这一个目标显然已经完成了。在警方的封锁线外,至少有七万名德国民众在踮着脚尖围观事情的进展,更不要提电视机前还有十亿名观众。

如果以色列政府不肯放人的话,按照上级的指示,伊萨应该设法带着人质飞往另外一个阿拉伯国家,然后在那里与以色列政府继续进行谈判。

根据上级的指示,伊萨先是同意把最后期限延长到17:00,然后又要求德国人帮他们准备一架飞往埃及的飞机。这架飞机必须在晚上19:00前准备好。德国人很痛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

不过,伊萨此时并不知道,德国人欺骗了他。德国政府已经决定,这件事必须在德国境内解决——不管以和平还是暴力的方式。

斜阳西沉,血红色的阳光投射在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那独特的帐篷形半透明屋顶上。在几个小时之后,太阳就会完全隐没在这座城市的地平线之下。但对于无数被牵扯到劫持事件中的人们来说,这一天还远远没有结束。

慕尼黑的警察局长正在跟他的下属忙碌着修改最后的强攻方案。他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他们知道,在几个小时后,这件事将会以暴力收场。唯一的悬念是,会有几个人在这场暴力中死去?其中会有人质和警察吗?每一个人都在默默祈祷,死的人越少越好。

就当德国人忙着制定他们的强攻计划时,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的负责人扎米尔正坐在一架飞往慕尼黑的班机上。跟他同行的还有一名会讲流利阿拉伯语的谈判专家。这名专家正是在四个月前的劫机事件中和恐怖分子谈判了二十多个小时的人。他们希望可以为德国人提供一些建议和帮助。

在距离慕尼黑三千公里之遥的以色列,政府早已派专人通知了11名运动员的家人,并承诺会尽力救出其中还活着的10名运动员。由于外界到现在为止只看到了一具尸体,所以人们还不知道其实现在活着的人质只有9名了。运动员的家人们紧盯着电视屏幕,每一分每一秒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煎熬。每一次谈判的画面都会让他们身处于巨大的恐惧之中。他们只能不住地自我安慰说,不会有事的,所有人都会安全回家的。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为了人质的安危而烦恼不已,比如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这位美国人最担心的事是自己精心操办的奥运盛会被一帮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阿拉伯人打断。他下决心不让任何人、任何事影响奥运会的举行。在这一天上午,就在德国人一次次请求恐怖分子延长他们的最后期限的同时,日本队与西德队之间的排球赛仍在照常进行。只有在以色列政府的强烈抗议之后,布伦戴奇才不情愿地在下午三点半同意暂时中止奥运会的各项比赛,直到人质危机得到解决。

所以当布伦戴奇听说恐怖分子要求带着人质飞往其他国家时,他是非常开心的。他希望这些恐怖分子能赶紧带着他们的人质从这个国家滚蛋。很可惜,他的愿望要落空了。

--- 未完待续 ---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十一点半讲历史”并加星标,不错过每一篇推送。
 

本文网址:http://tuohonghr.com/xiaoxue/1662.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都市健康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都市健康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